珍宝珠

往事


"魏无羡!

即已与忘机结为道侣,

便算是我蓝家人,当守我姑苏蓝氏一族的家规!

短短数日便连犯家规数十条!

长此以往,你让其他弟子作何感想!

罚抄家规十遍,五日后我亲自检阅!下去!"

 

"好的,叔父,您别生气,我这去抄!"

魏无羡边喊着,边跑出了房间,

虽被蓝启仁责罚,但他脸上还是笑嘻嘻的,

差点惹得蓝启仁再次大动肝火,连灌数杯清茶才平息下来。

 

魏无羡与蓝忘机结为道侣后,便住在了云深不知处,

虽然礙于忘机的脸面,克制了许多,但有时候不经意间也会触犯家规,

蓝启仁明白他已有所收敛,对此大多睁只眼闭只眼,交由蓝忘机处理,

只是今天实在过份,

魏无羡因与小辈打赌输了,

按照赌约,竟然把蓝启仁的胡子刮了,

这下真的把蓝启仁给惹火了,便有了这么一出。


蓝启仁看了看镜里的自己,叹了口气,

其实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经被人如此捉弄过,

只是时移世变,那位故人已经不在了。

 ——————————————

很久以前,蓝启仁是见过魏婴父母的。

 

那年他快三十而立,

虽小有名声,但还没有到后来那般让人们削尖了脑袋把孩子送去他手下受教的地步,

只是蓝家弟子一向待人有礼、学识渊博,

因此还是有不少家族送族中子弟到云深不知处学习,

云梦江氏便是其中之一,

派了宗主之子江枫眠和其家仆之子魏长泽一同前去。

同年,

抱山散人之徒藏色散人也下山入世,

受师傅之命前往姑苏蓝氏(1),

因刚好临近开学之日,

藏色散人有心想要了解仙门百家和当今局势,

便提出想与其他家族子弟一同听学,

蓝氏家主欣然同意。

 

虽是自愿求学,

但藏色散人没想到姑苏蓝氏家规甚多,

菜还不好吃,且还有个蓝启仁。

那时的蓝启仁,

性格与日后一样,迂腐、固执,颇让人难以忍受。

只要犯一点错误,他都要加以惩罚,

哪怕是大名顶顶的抱山散人之徒。

 

抱山散人喜欢因才施教,从不拘束门下弟子,

藏色散人在山上多年,

跟着师兄延灵道人捉野兔、烤山鸡、种土豆,

性格自是恣意洒脱、不拘一格。

虽然经常被蓝启仁责罚,

但她一有机会还是会偷偷出门,

或到后山捉野兔、烤山鸡、种土豆,

或是到镇上买各种糕点与其他人分享,

加上乐于助人,样貌出众,修为又高,

很快便与其他家族子弟打成一片,

甚至出现了追求者。

 

只是在这些人里,有一人始终没有与藏色有过接触。

 

————————————

"长泽长泽!

今天蓝启仁不在,藏色打算去后山!你去吗?"

"不去了,你去吧!"

"真的吗?你说我穿什么好?哪件比较好看?藏色会喜欢吗?"

"嗯。"

"那我出门了!"说完,江枫眠便跑出了门。

 

江家宗主英年早丧,动乱之时,江夫人已一人之力镇压。

或许是因为母亲强势的原故,

江枫眠性子较软,

而且被母亲寄于重望,

来姑苏前一直在家中学习,

除了一同长大的魏长泽外,少与同龄人相处,

故此见到飞扬洒脱的藏色散人,便心生好感。

 

魏长泽收拾好江枫眠换下的衣服,又把房间打扫干净,打算看会书。

只是他怎么样也安静不下来。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心想不如出门走走。

这一走到是碰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他遇到了藏色。

 

"魏长泽,你这么在这?"

魏长泽刚想应她,只听她道,

"不管了不管了,蓝启仁回来了!

我引着他,让大家赶紧逃。

蓝启仁对你印象比较好,要是他问起,你千万别说见过我!"

说完便跑了。

 

没多久,魏长泽遇到了蓝启仁,他胡乱地指了一处,蓝启仁便走了。

事后,蓝启仁并没有找到藏色,不过藏色还是被罚了,

只是从那次后,不知何故藏色便找上了魏长泽。

————————————————

藏色最喜欢拉着魏长泽去干坏事。

大概是因为魏长泽生性喜静,听课又认真,蓝启仁对他的印象好,

被人抓包的时候,有魏长泽在,蓝启仁一般会酌情处理。

日子长了,藏色胆子大了,做的事情就愈诡异。

只是,每一次藏色找魏长泽魏长泽都会带上江枫眠,

时间久了,藏色觉得,魏长泽似乎是在制造机会给他兄弟…

——————————————————

这天,藏色与其他人打赌,

说她可以把蓝启仁的胡子刮了,而且蓝启仁一天內还捉不住她,

如果输了,就出门买天子笑请大家喝。

她想好了,

在午休的时候,偷偷地潛入蓝启仁的房间,把蓝启仁的胡子刮了。

然后再偷偷地跑到后山上待一天。

不过,这次行动太危险了,

可能会被罚得很厉害,就不带魏长泽了吧。

 ——————————————

计划很美好,但她失败了。

大概是没想到那么成功,大意了,出门的时候碰到了东西,

蓝启仁吵醒。

蓝启仁的意识其实还未清醒,

他疑惑地看了看藏色,下意识摸了摸胡子,然后…瞬间清醒。

 ——————————————————

藏色当场被捉,关在藏书阁罚抄蓝氏家规一个月。

其实她可以成功的。

但她准备翻窗跑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魏长泽

魏长泽在树下睡觉,他似乎感到有人在看他,

便睁开了眼,看到了狼狈的藏色,笑了起来。

那一瞬间,藏色突然觉得心跳得很快。

 ————————————

一个月后,藏色还是一个好藏色,

既然惩罚结束,是时候要履行赌约了。

在一个乌云闭月的夜晚,藏色再次偷偷出门。

 

只是她没有想到,天公不作美,回程的时候居然下雨了。

她抱着好几坛天子笑,急忙忙地打算跑到树下避雨,

结果一个不小心摔了,天子笑当场阵亡。

她动了动脚,嘶,很疼。

正当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突然看见雨中向她走来一人。

 

魏长泽?”

 

“别动”来人便是魏长泽,

全身湿透,嘴巴闭得紧紧的,似乎不滿着什么。

 

他先把藏色背到树下,又看了看脚。

藏色意识到一件事。

 ——————————————————————

"你一直跟着我?"

藏色盯着魏长泽,可他没出声。

"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江枫眠吗?"

"他是我兄弟,江家对我情深意重,所以"

"可我喜欢的是你呀!"

藏色不顧脚伤,冲上前,捉着魏长泽胸前的衣服,狠狠地亲了上去。

 ——————————

雨停了。

魏长泽背着藏色,打算回云深不知处。

 

"所以我每次一个人出门的时候,你都跟着我?保护我?"

"嗯。"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藏色把头倚在魏长泽的肩上。

"我曾经见过你的。"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魏长泽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藏色一眼,叹了口气,又接着走。

"在镇上,我和枫眠刚到姑苏,枫眠水土不服,只好待在客俴休息,我便打算出门找医师。路上遇到一马车失事,幸好没伤人。我正打算绕路离开,却看到一女子在安慰孩子,笨手笨脚的,便笑了出声。你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又丧着脸安慰那个孩子,到最后自己都快哭了。"

"那你怎么不帮我!"藏色轻轻地打了他一下。

"我想帮来着,但孩子的母亲刚好出现。"

"所以是一见钟情囉?"

 

魏长泽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久到藏色开始紧张起来。

 

"嗯。"

 

藏色轻轻地笑了。

 

"那你以后真的要陪我夜猎?"

"嗯。"

"走路太辛苦了,以后买头驴吧。"

"好。"

"我坐在驴上,你牵着,怎么样?"

"好。"

"再生个小长泽?"

"…好。"

"过个一年半载去云梦看看?"

"好。"

 

乌云散去,月色洒满大地,

魏长泽背着藏色散人,一步一步地走着。

或许是那天晚上月色太过迷人,

以致于蓝启仁明明可以当场出现,责罚他们,

如今却躲在门后,当一回偷听的小人。

罢了,

毕竟世上能真心相付的人又有多少?

 ————————————————-

蓝启仁离开房间,前往藏书阁。

秋寒露重,他本不想出门。

只是过几日便是魏无羡的生辰,

虽然不喜,但好歹是他侄媳,总要备份礼。

藏书阁里有一层专放触犯家规之人的抄本,

云深不知处被烧毁时,虽祸及藏书阁,

但他记得事后整理中,那一年的抄本居然完好无缺。

或许可以把魏无羡父母的找出来,赠予他。

 

几日后…

"魏无羡!!!"

 

(1)假设抱山散人曾与蓝家先祖认识,怕藏色不谙世故什么的,故让她入世后先去蓝家什么的…不然开展不了剧情…嘻嘻